小盛都要在家长监督下背5首诗

2018-08-21 14:23

南京太平巷幼儿园园长汪丽说,儿童节首先是儿童自己的节日,而不应该仅仅是成人的设计规划,现在很多“为孩子”设计的节日有意无意地“成人化”。但什么是孩子需要的?什么对孩子的发展有益?我们必须有“儿童视角”,正视孩子真正的需求。

南京晓庄学院幼儿师范学院院长袁宗金认为,让孩子超前学习反映了家长对孩子期望值过高,强烈渴望孩子在与同龄人竞争中占优势,同时也反映出家长对儿童成长过程中的发展规律了解不够,以为越早学、越多学越好。而很少考虑孩子这么学是否承受着与其年龄不相称的身体、心理、智力方面的压力和负荷,对孩子长远发展有什么样的负面影响。

“最近,儿子班上的部分同学老是隔三差五地请假不来上课,我一打听才知道,他们都去上校外培训班了,说是为了幼小衔接。”南京市民韩女士的女儿也在上幼儿园大班,今年9月要上小学。“就连六一联欢会也有好几个同学去校外‘充电’请假不来。”韩女士心里顿时有了紧迫感:“几个月后女儿上小学一年级,老师在上课,下面很多学生反映他们学过。老师会不会因此就加快教学进度呢?如果这样,就意味着我女儿一上学就输在起跑线上了。”

殷飞建议,家长不要过多关注孩子超前学习,而要多带孩子接触大自然,多让孩子享受与人交往所带来的互动快乐。

“对有些孩子来说,校外辅导班就是个负担。”在南京一家医院上班的陈先生告诉记者,前不久陪小学四年级的小外甥上校外数学辅导班,孩子自始至终对上课内容不感兴趣,只埋头画画,作为舅舅的他只好承担起记笔记的任务。“辅导班上讲的东西有些是初中才会学的,太过分了。”陈先生感言,家长让孩子学非所愿固然不好,但也有无奈,小升初说是不许看证书,有些学校还是看的。“老师在班上也会动员孩子上辅导班。”

汪丽告诉记者,该园做过一个有趣的调查,让大班孩子画画,表达自己的节日愿望。“我们发现很有趣的结果:孩子们想要的很简单,玩滑滑梯、把玩具轮胎堆得高高的,在幼儿园操场疯狂地跑,去其他班级玩各种不同的游戏……他们的快乐就是充分释放自己的能量。”

“有研究表明,从3岁开始接受超前教育和训练的孩子,优势并不能长期保持。从小学四年级开始,从早期强化训练中获得的优势就开始逐渐减弱并丧失,循序渐进的学生会赶上来。这是因为,学习兴趣、学习态度等非智力因素对学习效果的影响,逐渐占据了主导地位。”南京中山小学副校长李万青说,“家长们要明白,在学前阶段,孩子关于学习的体验应该是快乐的、美好的,远比孩子掌握多少知识重要。一个人的成功不光需要智力,非智力因素往往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家长要充分重视非智力因素的培养。”

“有些家长已因此尝到了苦头。比如一些学前孩子家长向我诉苦说,孩子还没上学,就已经很反感学习、反感书本、反感写字了。一位家长反映,她的孩子从两岁开始学唐诗,现在4岁了,一看到唐诗书就扔到地上,一点也不想学了,这些都是家长们要引以为戒的。”袁宗金表示。

10岁的小宇就读于苏州一所名小学,每天下午放学回到家,都是边写作业边等着妈妈下班后带他去上辅导班,日程为:周一、周四上国画班,周二、周三是围棋班,周五是珠心算,周六、周日是英语。辅导班晚上8点结束,小宇回家后继续写没做完的作业,有时要写到11点才上床睡觉。对此,小宇的妈妈也很苦恼:“我也并不想让孩子这么累,可是小宇班里的孩子都在超前学习,以前因为小宇什么班都没上,老师问什么都不知道。结果总被老师批评,批评的次数多了,只能让小宇加入超前学习行列。”

6岁男孩陈含子现在南京一家幼儿园上大班。“儿子今年下半年就要上小学了,同龄的不少孩子都上了幼小衔接班,我们坚持着没报,只让他上了画画、篮球兴趣班,这两个班主要是玩的,我们不想让孩子童年过得太辛苦。”陈含子的妈妈谢女士告诉记者,班上有些孩子从中班开始就上外面的幼小衔接班,学英语、数学、语文,真觉得这些家长的做法有点“疯狂”。

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殷飞指出,当前儿童的童年快乐相对比较单一,通过学习获得老师和父母的肯定比较多,通过劳动等所获得的快乐和成就感不足。

4岁的小盛在南京雨花台区一所幼儿园读小班,“五一”长假过后,幼儿园就开始准备“六一”节目了,每天晚上,小盛都要在家长监督下背5首诗,如此“被学习”让小盛觉得很不开心。记者随机问了6名小学生,大多觉得“六一”没有意义。

“孩子才上幼儿园中班,就有家长急吼吼地让孩子上‘幼接小’班了。”“小学四年级的孩子,在校外辅导班竟然要学初中课程……”“六一”前夕,记者听到不少反映,现在的儿童“被提前学习”问题突出,甚至连儿童节也“被学习”搞得不开心。

无锡某小学五年级学生阳阳拿着一张纸说:“给你看看这两天的任务,整整一版的英文单词啊,还有数学老师布置的练习册,过了‘六一’就要交,还有一篇作文《我的快乐六一》,我想知道快乐在哪里?”

热门新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