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

2018-08-30 14:19

各种名茶滋养品堆满了储物柜,可直到过了保质期才想起自己又忘了好好疼爱自己。——“因为那些东东冲泡起来真的很麻烦,不如矿泉水喝着方便。”

我绝不认同其后贾母会赞同乖孙宝玉娶宝钗为妻的续文,一个无趣的王夫人,已然让做婆婆的她无感到了极点,再填一个同样刻板的孙媳,岂不让贾母辛苦一生建立起的趣味荣府文化沙龙分崩离析!

心头一震!是啊,什么时候,我已经在自己的王国里失宠了?!

在女性课程的学堂上,经常会有学员来跟我聊天:“没哪天日子过得舒坦!我觉得自己还不老啊,怎么好像越来越不像女人了呢?”

也是从《红楼梦》开始,我认为做女人,可谓是一生的福气。于是我开始时常检讨自己的生活状态。

这两天坐在刚刚重新装饰过的房间里,细细把那些所见所闻的故事重新温习了一遍。讲了十几年的,三十过半,才要下定决心在做女人的路上活得再精致一点。

虽然各种精雅的服装挂满了衣橱,可出门时一定会挑最随意舒服的那件马虎穿上。——“因为要赶路赶飞机,这样跑起来方便。”

午餐晚餐能对付就对付,早餐也能省略就省略。——“不饿的时候何必吃饭呢?”

责任编辑:高园园

2014 年的圣诞节在葡萄牙,与朋友一起去当地最著名的蛋挞店喝下午茶。我们在热闹的圣诞歌声里大口咬着酥甜的点心,却见旁边一位花甲的老妇人,独坐一张圆桌前,一盏咖啡、两只蛋挞,轻咬两口点心,微微啜一口咖啡,偶尔抬头看一看窗外半沉的太阳,里斯本的下午,在这样一位老妇人的身上优雅绽放。当然,她的衣着极其朴素乃至于简陋,但不影响她精致的、从容的生活。

我哑然失笑。望望她们一身大咧咧的气质,眼神焦虑且空洞。我说:“嗯,或许咱们都一样,忘了像个女人一样活着。”

或许是打小看《红楼梦》的缘故,我总觉得女人的活法必须跟精致有关。

贾母一生爱玩,也喜欢爱玩爱美爱享受的女孩。她最爱的重孙媳秦可卿是极爱漂亮的典范,重病卧床见医生都要一天三五遍地换衣裳。王熙凤更不用说,当家少奶不仅会理财管钱,每一天的梳妆行头更是毫不含糊。尤其外孙女林黛玉,写诗、葬花、戏鹦鹉……哪样的小情小调都信手拈来。这样的女人,才是浑身洋溢着浓浓的女人香,能在生活的缝隙间把日子过得活色生香。

贾母因此不悦,到底把自己的几件素朴玩器拿来摆上,另把一幅水墨画床帐拿来替了青纱幔。贾母因此不喜宝钗。非因这姑娘在亲戚面前折了自己的面子,而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便如此精精细细地过日子,想来也是个极无趣的人。

论吃的,也是如此。四十九回芦雪庵联诗,湘云引头在大观园中吃烤鹿肉,在大观园里架起了烤炉、铁箅子,新鲜的鹿肉撒上盐巴,一顿纯天然的冬日烧烤火热进行中。宝钗的堂妹薛宝琴初来乍到,惊讶得不敢凑前,她没见过名门公子小姐这样吃东西,“我不吃,怪脏的”。宝钗的几番劝励,她才走到了桌前。美味一入口,一发不可收拾。

前段时间有个朋友端坐我面前,盯着我眼睛扎扎实实说了一句:“你呀,就是太不爱自己了。”

所以贾母携刘姥姥游大观园,行至黛玉处,见房前千竿翠竹,便特吩咐用银红色的霞影纱替她糊窗户,青红相衬,透过竹丛看朱窗隐隐成烟,合上眼一恍惚,也觉得那样的画面是极美的。到了宝钗的蘅芜苑则又是另一番景象,奇香满院的宝钗处,一入闺房却空洞无物,一律陈设皆无,床上只一副寒简简的青纱。

热门新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