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立刻用卫星电话联系mcc求助

2018-12-10 14:10

执飞前一天,我在飞行准备过程中,了解到第二天札幌天气为中雪,预计能见度可能低于700,在做了详细的航前准备,寻找沿途合适备降场后,我又将目的地机场和备降机场的气象资料、机场信息等详细查阅了一遍。

24日,平安夜,下了两天两夜的雪终于停了,雪虽然停了,但交通已然处于半瘫痪状态,外面的餐食无法送进来,也无法去酒店休息,我们所有机组人员只能在客舱里席地而睡,恢复体力。当天我们必须补班回来,一定要最大限度保障旅客的利益,他们已经在机场滞留了三天两夜,由于不正常航班太多,通过尽力协调,我们申请到的最早补班时间是晚上20:00。此时已是中午,水和食物终于送上了飞机。

23日上午,我们从酒店出发再次来到机场,今天的雪依旧很大,丝毫没有减弱,跑道依旧是一刻不停在除雪,但是机场并没有宣布跑道关闭,所以我们赶紧联系代办让旅客登机,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将尽快起飞,将已在机场滞留一夜的旅客平安送回国内。然而,天气的恶劣加之不正常航班太多,导致地面勤务保障车辆严重短缺,仅仅一辆摆渡车的来回就需花上要半小时以上。就这样,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们错过了起飞的最佳时机(当日也仅有几架飞机起降),跑道再一次关闭,我们和旅客又开始了在飞机上无尽的等待。就这样一直到晚上21:00,机场彻底关闭,我们得到的答复是滑行道已全部关闭不能使用,只能再次过夜了。此时,旅客的情绪已经比较激动了,大家都不愿意下机,于是我用中英文向所有旅客进行了一次耐心细致的机长广播,告诉大家现在情况,安抚大家的情绪。

札幌大雪滞留事件,要给大陆航企点个赞!

56荐闻榜

整整三天三夜,我们排除万难,将旅客和飞机安全送回上海,面对无情肆虐的暴风雪,我们做到了一位东航员工应尽的职责。这次难忘的经历也让我积累了宝贵的应对风雪天气的经验,提高了自己的技能,锻炼了自己的意志。

虽说起飞时间是晚上20:00但是我们当天实际起飞时间已经将近午夜零点了,因为所有的勤务保障车辆严重短缺,每一个保障环节等待的时间都很漫长,哪怕叫一辆客梯车都需要一个小时,此时的候机楼也是人满为患,近万人排队值机安检。配餐、加清排污、上客、装行李、除防冰、叫拖车,整个一套流程下来,花了整整半天时间。终于,在我们的不懈努力之下,我们于北京时间24日晚23:47从札幌新千岁机场起飞,并于25日凌晨03:16安全落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22日我们顺利地准时降落新千岁机场,落地后发现整个机场基本已被大雪覆盖,滑行道上覆盖着厚厚的一层雪,只能勉强看到中线灯和边灯,整个滑行过程中,我始终将滑行速度控制在10节以内,并让副驾驶多次证实塔台所给的滑行路线指令,就这样一路小心翼翼的滑到了桥位。

民航资源网2017年1月3日消息:2016年12月22日至23日,北海道遭遇50年来最大降雪,札幌新千岁机场共计取消航班百余架次、旅客滞留近万人,作为22日执飞mu279浦东至札幌航班的责任机长,我亲身经历了这场令人终生难忘的“雪灾”。

最后,作为本次航班的责任机长,我要感谢本次航班全体机组人员,大家齐心协力,同心同德,才得以保障航班的运行安全,同时也要感谢东航札幌代办全体人员,通力合作,协同保障,同时更要感谢国内心系我们航班的领导们、同事们,让我们有信心克服困难,战胜天灾,安全顺利的完成本次航班任务。

(供稿: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飞行部党委工作部,

悲愤!亲历者揭露北海道机场集体“闹事”真相

到位后我们迅速进行过站准备,积极与代办沟通,联系各种勤务保障车辆,争取在天气变得更差之前离开。在这过程中,雪越下越大,时间越发紧迫。终于,一切准备就绪,在完成了除防冰作业后,我们申请推出开车,然而,等我们推到启动位置后,眼前已然是白茫茫的一片,只能隐约看见几盏滑行道边灯。为了安全起见,我向塔台申请引导车辆,就在我等待的时候,塔台突然宣布机场跑道关闭,所有飞机取消离场指令,回机位等待,就这样,我们又被拖回了桥位。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当我们机组准备下机休息的时候,突然日方勤务人员告诉我们随机机务被锁在前货舱里了!我赶紧下去查看,发现货舱门紧紧锁死,仅留一个通气口与外界联通。当时风雪很大,我找来梯子爬上去和货舱里的机务沟通询问情况。原来日方勤务人员在关闭前货舱门时发现无法正常关闭,找我方随机机务下去修理,结果机务钻进货舱关闭货舱门后却发现货舱门无法打开,此时已接近午夜时分,狂风夹杂着大雪漫天飞舞,为了保证货舱中机务的人身安全,我立刻启动apu接通引气,把空调温度和后货舱温度调至最高,并通过货舱门上的通气活门给被困机务送水和食物。当时在场的日方勤务人员不知道如何处置货舱门故障,我想联系日航机务,却被告知已下班,暂时无法到场协助解决。我立刻用卫星电话联系mcc求助,并和机组一起尝试通过手摇泵开启货舱门,然而在风雪中尝试了一遍又一遍后,前货舱门始终牢牢锁住打不开。这时,我们想办法联系到当日到达的279(由于机场关闭,他们也未起飞,一起滞留了)航班上的随机机务,一起讨论解决方案。然而由于没有合适工具依然无法解决问题。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们的随机机务依然被困在货舱里,大家心里焦急万分。由于没有工具,我们只能等到日航机务上班后向他们借用专用工具,就这样机组、机务一夜未眠。直到早上7点日航机务上班送来专业的维修工具后,我们才将货舱门打开并救出了被困一夜的机务人员,好在他并无大碍。

北海道遭50年未遇大雪数千人滞留机场过夜

接下来,开始了漫长的等待。雪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跑道在一刻不停的除雪,然而每隔半个小时的道面状况报告依然是刹车效应“中到差”,甚至“差”。由于每半个小时公布一次道面状况数据,因此一旦适航,我们将立刻进行除防冰推出开车,所以我没有让旅客下机,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这样的等待一直持续到傍晚18:00,足足在飞机上坐了5个多小时后,机场宣布继续关闭至20:00以后,这样一来,就算能够起飞,我也早已超执勤期不能继续执行后续航班任务了。就这样,我们在札幌过夜了,由于机场积压航班很多,我们申请到最早明天10:50的补班。

热门新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