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多年轻人不得不以临时工身份开启职场生涯

2018-06-10 13:41

除了失业率之外,高房价也是韩国青年结不起婚生不起娃的一大因素。为了刺激经济发展,韩国大幅降低利率,极大地推动了房地产业的繁荣。一路飙升的房价使得年轻人感到成立一个家庭变得日益困难。无力买房、居无定所的青年被韩国媒体称为“无壳蜗牛族”。

性别比例严重不平衡

失业问题严重

韩国首尔的房价和地价在世界上名列前茅。一套90多平方米的住宅,价格在1.5亿至2.5亿韩元之间(相当于人民币100万元至165万元)。一名国家公务员要购置这样一套住宅,需要工作15年至18年。

韩国经济研究院今年5月发布的报告显示,15-49岁生育适龄期就业男性的结婚几率约为无业男性的4.9倍,就业女性结婚几率为无业女性的2.1倍。15-29岁就业男青年的结婚几率约为无业男青年的3.5倍,女青年的该比例为1.5倍。

面对严峻的就业形势,众多年轻人不得不以“临时工”身份开启职场生涯。2014年韩国大学应届毕业生中,临时工达198万名,即10名应届生中有4人并非正式工。将临时工和正式工相加,韩国未满30岁的青年就业率也仅为亚洲金融危机时的水平。

在韩国2030年发展规划中,计划效仿北欧国家,把福利提高到gdp的20%,随着老龄社会的到来,这样的支出极有可能导致国家财政赤字,即使是政府也不讳言,到时候将通过发行债券来弥补,但随着韩国居民收入的两极化趋势,能否扭转这一局面还无从知晓。

对于中等收入家庭来说,需要不吃不喝13年才能买得起一套公寓。对此韩国也采取了房地产税的征收,用来抑制房价的上涨。然而效果也甚是微弱。

另外,全球金融危机后,韩国社会中的优质工作岗位被短期临时工替代的现象越来越严重,这种不稳定性直接导致所谓“三抛族”快速增加。

韩国人经常说“在首尔买房比登天还难”,到底首尔的房价有多贵呢?据韩国统计厅数据显示,2015年12月首尔地区公寓类住房(面积100平方米左右)平均成交价为5.5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00万)。

据韩国国民大会研究服务的模拟分析,若按去年韩国女性人均生育1.19个孩子计算,到2056年,韩国5000万人口将减少1000万,到2100年将减少3000万。到2750年,世界上就没有韩国了。

责任编辑:王蕾

预测称,截至2018年,处于适婚年龄的韩国未婚男性都会娶媳妇难,2019-2024年会有所回暖,但2025-2037年又会处于适婚年龄男性人口超过女性人口10%,届时将会面临“第二次婚姻灾难”。

去年11月,韩国首尔爆发7年来最严重示威游行,其背后的诱因之一就是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参与游行的7万民众就青年就业难、贫富差距加大等问题谴责朴槿惠政府施政不力,要求总统朴槿惠下台。

据韩国居民登记人口统计资料显示,2016年处于适婚年龄的未婚男女(男性28-35岁、女性26-33岁)中,男性为292万名,比女性的255万名多37万名(14.5%)。预计2016年将成为性别比例不平衡状态最严重的一年。分析认为,重男轻女导致出生的女孩过少,从而引发性别比不均衡。

随着女性整体受教育水平和经济独立程度大大提高,女性开始摆脱贤妻良母的传统角色,活跃在社会各领域,拒绝通过婚姻来改变人生的女性增多。

《经济学人》分析,社会快速发展的同时,男性仍希望现在的女性能像他们的上一代一样,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育儿和家事上,这与渴望追求自身梦想与价值的女性之间出现认知差异。

韩国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前五个月,韩国月度结婚人数以及新生儿数量双双跌至2000年有统计数据以来最低水平。官方预期今年结婚与生育等喜事,可能是史上最少的一年。

相反,在农林渔业、餐饮服务等门槛较低的行业,青年就业比重则呈上升态势。

全租房是韩国特有的租赁模式,不用支付房租,但需要给房东一笔押金。这笔钱不是小数目,通常可以达到房价的30-50%。比如一套房子如果是市价300万人民币,那么全租的押金最少也会要100万人民币。房东会用这笔钱做生意或投资赚钱,而不是赚取房租。月租房和中国一样,交纳一部分抵押金之后,每月交纳房租。

当地时间11月14日,韩国首尔,大批民众走上街头参加反政府示威游行。

“一个月的收入除去房租、交通以及伙食等费用,只能剩下50万韩元左右(2064元人民币)。”在首尔工作的公司职员金亨秀表示,自己才刚工作两年,很不容易才在首尔找到工作,现在还没有恋爱结婚的打算,想先努力工作攒下些钱。至于是否想过搬离首尔,“谁知道呢?也许几年之后压力太大就离开了”。他无奈地说。

来源:彭博

韩国女性的平均初婚年龄也从1995年的25岁推迟至2014年的29.8岁,甚至出现“非婚”的新词汇。终生坚持单身的“非婚”一族人数大量增长,近来20-49岁的韩国女性之间兴起“单人婚礼”催生了诸如“单人婚纱摄影”等新兴产业。

没有工作成为韩国年轻人未结婚的原因之一。在韩国,青年失业率是其他年龄段人群的3倍。4月达10.9%,创历史新高;5月降到9.5%,但6月又飙升至10.3%,创下17年来新高。

于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巨大经济压力下,选择晚婚,甚至不婚。韩国庆熙大学儿童家族学院刘界洙(音)教授表示,根据相关研究显示,年轻人对结婚的成本预估越高,压力越大,就越晚结婚。

另一方面,男女不均衡现象也会导致侮辱女性和性暴力案件有所增加,而低收入低学历单身汉也逐渐成为影响社会发展的大问题。预计国际婚姻也将会再次增加,性暴力和性病也会大幅上升。

今年2月,韩国婚礼咨询公司duowed就结婚费用问题对最近两年内结婚的1000名男女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显示,韩国新婚夫妇的平均结婚费用约为2.74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55万元),比去年增加了15.2%。

调查显示,韩国的年轻人绝大多数是买不起房的,即使是收入较高的白领,也一般都在步入中年孩子上小学以后,才有能力买房。多数年轻人结婚后都是租房住的,收入低的家庭一般租住民房,租住方式有两种:月租房和全租房。

据韩媒报道,在韩国,结婚成本平均约为2亿5千万韩币(约合人民币133万元)。其中,住宅占据结婚全部费用的70%左右。

此外,结婚仪式需要2081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2万元),彩礼需要1832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0万元),结婚信物(戒指、手表等)需要1826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0万元),嫁妆(家电、家具等)则需要1628万韩元(约合人民币9万元)。但金融危机后,韩国经济一直萎靡不振,如此高的成本让许多家庭不堪重负。

韩国青年群体的就业质量也在下降。去年上半年,在研究开发、咨询、工程等专门性领域,青年就业比重由2007年的34.5%跌至22.5%,教育、金融领域的青年就业比重也出现了超过5%的下滑。

结婚成本高

无力买房、居无定所

工作的不稳定性直接导致单身男女不敢恋爱,不敢结婚,更不敢生孩子。于是,韩国社会出现一个新名词——“三抛族”,指那些因为生活艰辛放弃恋爱、结婚、生育的年轻人。随着压力的不断增大,又出现了在“三抛族”基础之上,抛弃人际关系、住房的“五抛族”,以及连梦想与希望都抛弃的“七抛族”等。

房价上涨速度远大于收入增长速度,使得居住负担不断加重,首尔的单身青年成为经历居住贫困化的第一批人群。

女性婚姻观念转变

日前,韩国婚恋机构duo公司发布了《2016年婚姻统计报告》,男性的初婚年龄为35.8岁,女性为32.7岁,比10年前(2006年,男性33.4岁,女性30.3岁)各增加了2.4岁。英国《经济学人》也曾报道,韩国成年男女中未婚人数占人口总数的40%,是经合组织34个成员国中最高的。这些数据表明,不愿意结婚的韩国人似乎越来越多。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今年,韩国结婚市场处于严重的性别比例不平衡状态,未婚男性远超未婚女性。

2014年韩国某婚恋公司调查结果显示,69%的未婚男女因结婚费用不足而推迟结婚。韩国人历来讲究体面,结婚自然也不例外,除婚房外,婚礼、蜜月等加在一起,费用不菲。

从性别上来看,整个结婚费用中新郎需负担63%(约合人民币98万元),新娘负担37%(约合人民币57万元)。

对于女性晚婚或不婚的现象,部分韩国男性认为这是一种自私、不爱国的行为。在一些男性论坛上,不少网友对女性逃避生育的现象口诛笔伐。

热门新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