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南京大学为例

2018-07-11 02:37

南京日报北京3月8日电 中小学生课业负担日益加重,在全国两会上引起了代表委员的广泛讨论。怎么减负、如何减负?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学院院长高抒接受南京报业传媒集团融媒体访谈时建议,要加快改变“一考定终身”的高考模式,建立“宽进严出”的高等教育模式,把“提前”压在中小学生身上的过重负担降下来。

高抒:随着社会不断发展,上大学的渠道也该多起来,上大学的方式也不该仅仅只有高考。我研究过国外的高考方式,比如英国是一年举行4次考试,考试成绩两年有效,学生可以一门一门地过关,直到考到自己满意为止。这就能很好地缓解“一考定终身”的压力。同时,要改大学的严进宽出为宽进严出,让上大学变得更容易,同时可以鞭策学生们上了大学之后,更好地钻研知识。毕竟,上大学的本质不是为了拿到学位证书,而是为了学习。

高抒:的确,清华、北大、南大等知名高等学府是学生们心目中最高的象牙塔,这让学生们在高考这条独木桥上走得分外心酸,也加剧了中小学生负担过重现象。我认为高等教育应该学习先进国家模式,统一高等学校的标准,扩大学生上学的选择余地,而不是挤破脑袋,都想去上清华北大。以南京大学为例,南京有很多的高校,可以按照南京大学的标准来办学,同时探索一定的合作机制,将这些学校都纳入南京大学的范围。这样学生们都可以接受到高质量的教育,既能缓解名校资源紧张,也能带动高等教育水平整体提高。

记者 :学生负担重还有一个原因是名校资源稀缺,对此你怎么看?

记者:社会呼吁多年的学生减负问题,为何一直没能得到很好的解决?

高抒:基础教育特别是低年级阶段最好的学习方式,是根据孩子身心发育特点,循序渐进,让孩子们在玩耍中学到知识。但现实中这很难做到,因为高考作为指挥棒的局面还没有根本改变,3天考试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一个学生前途,那么从学校到家长都紧张,你必须提前很多年全力以赴为这3天做准备。人人争先恐后,你提前,他也提前,最后就导致中小学生的各种学习负担层层加码,有的三年级的小学生被迫要学五、六年级的课程。这种提前学习、超前学习现象日益严重,到了该“踩刹车”的时候了。

热门新闻

推荐